當前位置: 首頁 > 法治工作 > 政府法治
政府法治
以優質營商法規優化營商環境
發布時間: 2019-09-27 09:11      來源: 法制日報
【字號:
打印

核心閱讀

要把營商環境建設全程納入法治軌道,實行營商環境標準審查制度,確保優化營商環境始終成為各級黨政機關改革和法治工作的優先議題。

李富成 張宜云

健全營商環境法律制度、以法治方式保障營商環境建設,是優化營商環境的最好方式。從即將出臺的優化營商環境專門行政法規開始,健全一整套優質的中國特色營商環境法律制度體系,將成為改革開放再出發的最有力動員、最有效保障。我們期待這部中央營商法規重點解決以下五大關切。

一是打牢優化營商環境的法治基礎。法治最基礎的載體是法律規范、制度規則。建立優質的中國特色營商環境法律制度體系,是優化營商環境最穩固的法治基礎。

這個法規要成為營商環境“管總的法”。要發揮實質的“一般法”作用,讓親商便商惠商理念成為國家和地方立法工作的重要指針,成為營商環境法律制度的共同理念,通過體系化的立改廢釋和機制化的法規清理更新,把優化營商環境的要求傳導到每一部相關的國家和地方法律制度,轉化為管理服務執法司法的具體法治實踐。

這個法規要成為“管用的法”。要把營商環境建設全程納入法治軌道,實行營商環境標準審查制度,確保優化營商環境始終成為各級黨政機關改革和法治工作的優先議題,每一項改革、每一部立法、每一個決策的出臺都使營商環境水平接續提升、至少不降低,每一件審批管理、每一次服務辦事、每一宗執法司法都讓人體驗到優質營商環境。

二是激發優化營商環境的改革動能。優化營商環境,必須對標國際一流營商環境標準,充分激發改革動能,讓各地區各部門特別是領導干部想改革、能改革、敢改革、不能不改革,不達改革目標不罷休。

最重要的是彰顯改革目標。要發揮改革促進法功能,動員行政機關實現國家優化營商環境的目標。建議旗幟鮮明地把這個目標確定為使我國的營商環境在一個時期內達到不低于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把這個目標明確為各級行政機關的共同任務和堅定行動。要把動員機制法治化,規定各級政府制定優化營商環境的任期目標、年度目標、優化清單等,讓優化營商環境內化為各級政府的法定職能、置頂議程。

最關鍵的是釋放改革動能。要充分釋放國家改革開放布局關鍵部位的改革動能,明確對改革先發地區充分授權、綜合授權、一攬子授權的條件程序和要求,允許他們經履行論證評估及便捷報備等必要程序,在本地區制定實施對標國際一流營商環境的全新制度。要實現改革與法治的高度融合、互為驅動,讓能跑的跑起來,為全面更新我國營商環境法律制度體系沖鋒在先,梯次帶動改革大部隊穩步前進。

三是形成體系化梯度化營商環境標準體系。在我國國內推進優化營商環境,不宜只突出一個標準、只突出行政評價,宜包容各地區各行業的營商環境差別,推動形成兼容四大標準的體系化、梯度化營商環境標準體系。

首先,要始終對標國際一流、最有競爭力的營商環境標準,瞄準主要發達國家先進經驗,學習排名提升快、優化幅度大的發展中國家經驗。其次,國家標準根據國家法律和政令的強制性要求確定,是各地區各行業必須達到的營商環境最低標準、共同標準。再次,地方標準不得低于國家標準,側重反映本地區的營商環境特色,便于投資者橫向對比、精準決策項目落地。最后,行業標準集中反映本行業企業經營發展的特殊需要,便于地方對標優化、精準吸引、精細服務,推動形成一個國家或者地區的未來產業競爭優勢。

四是兼容同質普惠和差異化的營商環境。程序越少、時限越短、成本越低、制度越完善、執法越規范,在世界銀行評價中的得分一般就越高。但程序、時限、成本的過度遞減可能導致風險質變;對這些營商要素的敏感度也往往因企不同、因事而異、因時而變。這就要求我們嘗試創新營商理念,允許引入差異化的營商環境概念,為不同營商需求提供更加精準對路的營商管理服務。

通常可以考慮的差異化因素有專業程度、守法誠信情況、研發投入和創新產出等,還要考慮關系國家未來競爭力的戰略行業發展需求。例如,知識產權審查確權和維權調查所需時間越長,企業損失就越大。對研發投入、創新產出達到一定條件并且辦理同類事項專業程度高、經驗豐富的企業,可否在申請人提供適當擔保的同時加速批辦,甚至“先批后審”?再如,辦理施工許可所需程序和時間通常很難大幅減少,與其硬著頭皮、帶著風險簡化程序、壓縮時限,可否允許守法經營、老練專業、穩定合作的建設單位和施工單位履行簡單的備案程序后,一邊進入新項目的實際施工,一邊繼續按照規定從容辦理手續?

五是以法治協同引導龍頭城市打造營商高地。在我國營商環境建設邁上法治化新臺階之際,恰好也是世界銀行可能增加中國新樣本城市之時。需要以法治協同發力,加強樣本城市同時也是全國龍頭城市的協同優化行動,打造國內營商環境高地。而這個新法規正是建立龍頭城市法治協同機制的最好機會。

值得注意的是,法治協同機制需基于龍頭城市的三個職能:第一,龍頭城市具備成為優化營商環境改革先發地區的充分條件,相互之間也存在良性競爭關系。第二,龍頭城市構成世界銀行營商環境評價的行動團隊,既要讓新樣本城市迅速復制老樣本城市的有效做法,又要保證整體最優評價效果。第三,龍頭城市要擔負起有效集成和輸出優化營商環境經驗的任務,與其他地區之間形成協同傳導改革經驗的梯隊。

此外,法治協同機制需具備三個要點:第一,建立每個樣本城市內部和樣本城市之間的協同工作機制。第二,樣本城市協同優化營商環境和應對世界銀行評價,逐步完善協同決策和落實機制。第三,做好營商環境法治協同的理論支撐和實踐調研工作。

(作者分別系司法部政府法制研究中心副主任、天津市人大立法研究所助理研究員)

責任編輯: 朱劍
时时彩后三8码稳赚